QQ咨詢

咨詢熱線

0769-23123199

139 2948 1202

微信咨詢

關注易得公衆號

免費電話

當前位置:首頁>O2O系統>全球化對中國越來越有利:70年後再看100年

全球化對中國越來越有利:70年後再看100年

发布时间:2019-10-08 11:13:47來源:easyder


  最近大大經常講,當今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是什麽意思呢?

  既然中國過去的70年做的總體還不錯,值得我們這次用國慶來紀念,那麽下一個100年世界會怎樣?中國人又在哪裏?帶著這些問題,這幾年如果經常在全球各地行走,你會自然而然地看到,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越來越多的中國漢字,越來越多的中國商品,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和品牌,正在變成世界的常態......

  從經濟角度來看,中國的商品,中國的科技,中國的服務正在賣向全球,正在覆蓋世界的一切角落。這讓我越來越感覺到,這樣的一個趨勢,將主導未來世界50年甚至100年,成爲一種新常態,而且,全球化對中國越來越有利。

  以史爲鑒,近代百年曆史上,只有美國、日本這兩個國家和歐洲(英國、德國、法國任何一個單一國家都不能完全說得上)才曾經有過類似的輝煌,在全球賣貨,做全球的生意。而下一個100年,我們基本可以斷定,這些國家有過的狀態,也將成爲中國人的常態。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认为中国经济今天已经掌握或形成了三大规模牛逼状态:1)大规模全产业链制造和全球最大需求市场形成的全球第一规模成本效应;2)开放互联网和大数据规模应用形成的全新AI化学反应;3)全球风险资本、民营资本和国家资本累加形成的规模创新资本轮动效应。 这个状态让我们中国人有必要去思考自己的未来100年该如何发展和规划,如何在这个星球上生活......

  什麽是大規模制造和消費市場?

  大規模制造首先是大,14億人口的需求爲基礎的制造就是我今天所定義的大規模制造的內涵。

  人类的制造业和经济史上,至今还从未出现过除了中国以外的任何单一市场国家,有超过10亿以上的人口,且这些人口在真正的统一市场上。中国是全球唯一有超过10亿以上人口说一种语言(说普通话,讲汉语),写一种文字(汉字),信一个文化(儒家文化),用一个法律,有一个信 仰(勤奋努力地赚钱),在一个可持续执政管理下发展经济的国家。有人会说印度不是也有14亿人吗?

  我要告诉你,印度懂最多语言英语的人还不足2亿,其余有印地语等数十种地方语言,文盲率极高,联邦和各个地方邦不仅有各自的法律、议会、税收制度和政 党,不同民族还有不同的信仰,种姓制度没有消除人还分等级不能通婚,这岂是单一市场国家? 10亿人口的统一市场和大规模制造结合起来,有一个任何人无法比拟的好处,那就是,你随便生产10亿个物件给中国人用了,随便再生产5亿个、10亿个,再卖到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的生产能力可以和你能比,没有一个国家的生产成本比你更低,你卖出的价格所向无敌。 穿的用的这种日用品小电器Made in China全球第一就不举例了,咱们形象一点,先说几个大件吧。

  最新的案例是剛剛啓用的北京大興國際機場,據說這是國慶70周年第一大禮,大大去參與啓動的,這個全球誕生的最大單體機場,投資800億人民幣,能容納每年1.1億人次的客流量,在短短的四五年建成,這把我們的台灣同胞嫉妒壞了,他們鬧了十多年的桃園機場本來在馬英九執政期間就想搞成東北亞的樞紐今天徹底黃了;這也把德國人嚇壞了,《德國之聲》說,柏林機場工程逾期近八年,仍遲遲不能完工。而規模更大的北京大興國際機場卻僅用四年即交付使用。

  这不是德国人不如我们是“基建狂魔”,而是真正建立中国人这种建设速度自信的是大规模交通需求构建的信心。之所以敢于造这个机场,完全是因为三年之内,即2025年左右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民航市场。CNN更预测到2035年,中国人将占全球民航乘客总数的四分之一。届时,中国的机场数量也将从目前的235座增加到450座。这样大兴机场就成为东北亚的最大交通枢纽,虹吸效应形成,最大转机目的地不再是东京、香港、韩国了。这就是大规模需求的惊人之处。 再拿高铁来说,自从中国人搞了高铁之后,日本的新干线就再没什么生意了,德法的高铁技术也没什么用武之地了,这是为什么呢?拿高铁里程来说,中国在运营高铁线路共27684公里,建设中的高铁线路为10026公里,中国高铁运营里程占全球高铁运营里程的66.31%,也就是说,其他所有国家加起来的规模,也仅仅是中国的一半左右。



  規模一上來,其他國家就沒法拼成本了。據說連接越南南北部的“南北高速鐵道”計劃,從2000年就開始規劃了,2010年在選擇中日方案時毅然回絕中國選了日本的方案,但直到2019年之後的今天對于投資約6.5萬億日元的又因爲成本問題被國會否了,當年越南爲了躲中國選了日本方案,結果今天還在成本中糾結。最近爲了降低成本還出了馊主意想降低一半速度,從高速到低速。



  類比來看,2014年中泰雙方簽署鐵路合作諒解備忘錄。中國參與投資並修建泰國第一條高鐵,直接連接泰國重要口岸廊開府、首都曼谷以及工業重鎮羅勇府三地。全長867公裏,預計最高時速可達250公裏。最新的消息是,中泰鐵路一期工程253.3公裏的詳細設計已經完成,最快將于2019年啓動全面建設。

  一个是九年还没敲定方案,一个是五年时间已经开工。这是为什么呢?其实主要原因就是成本问题啦,很简单,日本高铁的造价每公里高达3亿元人民币,是中国高铁造价的三倍之多。再加上近年来中国高铁在规模效应上形成的技术也得到了飞速发展,日企的高铁技术已经不再具有绝对优势。 接着来说钢铁。上面讲高铁,高铁是毕竟是铁造的,这里说说钢吧,这是所有基础工业产品的原料基础。

  清华的郝吉明院士曾经开玩笑说,你听没听说过,全世界的钢铁产量排名?中国第一,河北第二,唐山第三,美国第四,唐山瞒报的产量第五...... 后来网上还有好事者又做了一个全世界钢产量的排名:第一名:中国(不包括河北省);第二名:中国河北省(不包括唐山市);第三名:中国河北省唐山市(不包括瞒报产量);第四名:日本,第五名:美国,第六名:印度,第七名:俄罗斯,第八名:韩国,第九名:中国河北省唐山市的瞒报产量;(2011年唐山市瞒报5000万吨产量,刚好比第十名德国多了一点),第十名:德国。

  我不是钢铁行业的专业人士,我也不去深究究竟哪个版本是最准确的,但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上,中国的宝钢、首钢、武钢、鞍钢、沙钢、包钢、攀枝花钢、马鞍山钢等等一打架.....不小心就误伤了很多国际同行。比如美国的洛克菲勒钢铁大王和卡内基钢铁集团早已不复存在或者被兼并合并。美国全国的钢铁产量今天也仅仅只是一个宝钢的水平。 为什么特朗普要打毛衣战?为什么特朗普逼着美国企业回去建厂却没人回去?比如钢铁这样的原材料成本、物流成本,谁来扛?规模经济逼着最后让你的对手不得不跟你合作。

  其实我们也知道美国曾经在汽车工业非常强大,而且美国的企业也非常希望响应特朗普的号召回去办厂,但是它们终究是回不去的。通用汽车这些公司为了能拿到中国便宜的钢,不得不到中国来建厂,要么在墨西哥建厂,因为只有在墨西哥才能拿到进口到便宜的中国的钢材。 钢铁行业曾经是美国的骄傲,当年的洛克菲勒钢铁大王,今天对很多人仅剩下纽约的那个洛克菲勒大厦作为旅游观光景点的意义了,他的钢铁行业已经完全被击败了。所以,尽管特朗普数次点名让通用汽车的CEO“离开中国,迁回美国”,通用的CEO依然在美国裁员,继续在中国增加投资,这还导致了最近通用数十年来最大的一次数万人罢工的发生。

  这没办法,股东要赚钱要保证利益最大化,那必须适应大规模制造背景下的新游戏规则。大规模经济不是总统可以控制的,是你必须有10亿级别的消费者基础所决定的。 即使是特朗普曾经比较推崇的特斯拉汽车,他的创始人和CEO埃隆·马斯克也不得不工厂开到上海来,而且他2019年8月底来华参加上海工厂开工的时间恰恰是特朗普推特上“命令”美国企业离开中国的一周之后,马斯克还亲自表态对特斯拉中国团队所做的工作非常满意。且此前从没见过这样的建设、审核速度。这完全是对特朗普和美国制造业的打脸。 这也是大规模制造和消费市场的胜利,简单来说,马斯克在美国制造业成本和工会复杂性的背景下,再扩大产能几乎不可能。

  他決定把在加州Fremont的工廠産能升級的下一步放在中國,一方面是中國的消費市場的機會和壓力驅動,數億消費者的潛在市場你要不要?另一方面,更逼著它不得不來中國的深層原因是,中國電動汽車業即將成爲下一個大規模制造的案例,離開這個生態下的競爭者活下去的機會將很難。全球電動汽車前五大已經有三大是中國企業,如果不在中國,下一個階段你如何去拼這個産業未來的供應鏈?



  事實上中國除了有比亞迪、吉利、北汽這三家有規模的電動汽車新巨頭之外,而且還有一幫新型遊擊隊在後面追著,包括蔚來汽車、小鵬汽車、理想ONE等。

  是不是这个看上去和上面的钢铁产业很像,看上去每一家都不是最厉害的角色,但群架打起来就会很厉害,这也许就是大规模制造业的群狼模式?几年之前名不见经的宁德时代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公司,从0到1800亿,仅用七年时间就成为新能源细分领域的超级独角兽,并且吸引宝马、丰田前来主动战略合作,这是单纯简单技术的胜利?难道不又是一个规模致胜的打法吗? 大规模制造真的是可以让很多事情从不可能到可能的。

  家电行业也是一个案例,曾经日本的东芝、索尼和韩国的LG、三星等,都是白色家电所向无敌,但是呢,随着中国家电行业如长虹、TCL、海尔、海信等竞争和价格厮杀,形成规模经济之后再一代一代的技术迭代中逐渐掌握更尖端的制造和技术能力,这个行业基本上又变成了中国制造业的天下。 同样,拿白色家电领域里面有个很重要的一个元器件----液晶屏面板来说,在这个领域里面曾经全球也是日韩的天下,然而今天,因为中国在面板液晶市场上中重度投入,甚至这种投入里面还包含着很多的政府的补贴,因为你的足够需求大,你就可以不断的补贴,不断的去增加你的产能,而这种产能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因为你的消费市场足够大可以覆盖早期的投入成本,中国硬生生的培育出了一些面板领域的全球巨头。北京的京东方(BOE)现在已经非常接近三星成为全球第二,而且即将成为全球第一。



  这就是一个案例。尽管很多国外企业和政府说它拿了很多中国政府、北京市政府的补贴,这又怎样?难道你敢说三星就没有韩国政府的支持吗?全球化的市场竞争到了最后还是国与国之间的竞争,这次中美贸易战最能说明这个问题,企业竞争到了最后涉及国家经济竞争,美国政府不是拿出各种政策、外交、舆论甚至军事的手段来打组合拳? 我们不必那么天真,全球竞争本质上还是国家之间丛林竞争的逻辑,特朗普的这一战,彻底暴露了这个本质。规模绝对是这个竞争里面的最关键因素之一,是中国人,中国企业必须好这一优势,把握好这种背景所带来的机遇。

  拿京东方来说,被早期看低技术含量很低的一个面板代工厂现在逐渐有了一些新的领先技术(无论是自主研发的还是收购的),最新的华为p30pro上使用的京东方AMOLED柔性屏就震惊了世界,这是比三星推出这个技术还更早。另外听说苹果已经开始把京东方列入了备用屏幕供应商。这就是靠规模硬拼追上来的实锤案例。 其实像京东方这样曾经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公司,在大规模制造和消费市场的刺激下,他也能够通过规模经济建立壁垒,建立优势,从而有了更多的规模经济效益之后,它也可以重新去投入去做研发,去创新,去收购,追上领先者之后拿下市场领先。我相信,这也是欧美日韩所害怕的,为什么限制针对中国的技术转移、关键技术收购,很简单,它怕你弄到手了之后再叠加大规模制造把成本无限降下来,于是立即秒杀所有可能的对手。全球没有第二个国家可以有中国这么大的消费力和完整产业供應鏈能力。 所以说,这就是大规模。

  而大规模制造业和大规模消费需求所带来的中国经济的这种优势再去赢全球的现象,我管叫溢出效应,漂亮的讲法叫赋能全球,不客气的讲,也可以理解为“倾销”(这在贸易上来说是一个负面词汇),但事实上,美国人日本人德国人都曾经以及现在仍然在干过类似的事情,比如家电、汽车工业、航空业、IT、软件、操作系统、芯片、文化娱乐、军工以及金融等。 以前的区别是,除了美国之外,大多数国家无非是在一个或者为数不多的几个行业可以在全球具备该种实力,而不小心的是,中国在巨大自身大规模制造和消费市场的鼓舞下,在几乎美国所有的优势行业都能发起如此进攻。这是一个罕见的百年未见之大变局。

  大數據和互聯網規模應用所帶來的AI化學反應會是什麽變量?

  如果是制造業動了美國的奶酪,美國人還是可以理解和勉強可以接受的。因爲這是美國人當年自信的做WTO做全球産業鏈分工時,“故意”讓出了“低端”市場機會,那麽大數據和互聯網這種逐漸被中國追上來的機會尤其在AI時代産生全新化學變量之後,這是它實在不能忍的了。

  即,美国曾经期望把基础制造和随之产生的劳累和污染丢给第二或第三世界国家,自己去掌握品牌、核心技术、知识产权IP以及渠道网络,然后靠着金融体系和全球军事去制定游戏规则,永远活在全球价值链的最顶端。这个机制创造了现在美国第三产业服务业占比GDP80%的辉煌,这是一个美妙的架构设计。 但美国人没有想到的是,中国人靠COPY TO CHINA策略居然在地球的另一半地方,复制了一套完全脱离美国之外的互联网,而且这套玩法正在从早期的应用层逐渐往系统层和核心层去渗透,一些领域已经出现了弯道超车的全新变革,这是美国人在科技领域最怕的地方。

  很多人经常开玩笑说中国有了一个新“四大发明”,除了高铁之外,电子支付如支付宝、微信支付就重新定义了全球的现金玩法,这个玩法其实意义很大,人类第一次大规模地掌握了足够规模化人群的交易数据,真正的交易闭环的数据,这些数据可以支配许多制造业、销售渠道、品牌的新玩法,甚至还能创造和颠覆出新的技术迭代机会。 在全球,电子商务首先发生在美国,但真正在全球电子商务领域占比份额最大的影响力事实上来自于中国,首先,我们都知道全球主要的电子商务巨头来自中美,最典型的两家巨头是亚马逊和阿里巴巴。

  亚马逊控制欧美,阿里巴巴影响中国和亚太,两者在印度市场平分秋色。比如在东南亚,阿里巴巴控股了Lazada、腾讯投资了Shopee,这两者是该市场的冠亚军;在印度,阿里巴巴是paytm第一大股东,还投资了印度本地的物流公司 XpressBees 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 Zomato,亚马逊则在印度市场共投资了 50 亿美元,沃尔玛则用 160 亿美元收购了当地最大的电商平台 Flipkart,而Flipkart 也曾是腾讯的投资标的,腾讯还投资了印度本地外卖平台 Swiggy、打车平台 Ola 等。 看上去,在电子商务市场,亚马逊和阿里巴巴平分了秋色,但事实上很多人不清楚的是,即使在亚马逊上半数以上的卖家都是来自中国,这样一来在电商的真正供應鏈端,中国的力量至少在全球占比6-7成以上。

  如果大規模制造僅僅靠大規模就能降低成本帶來優勢就很厲害的話,那麽,如果這種能力還能通過電商,再疊加互聯網和大數據的話,那這種優勢就可飛上天了。人類制造業第一次有機會跨過渠道,可以直接了解消費者的畫像,掌握他們的喜好、對價格的敏感程度,住在哪裏,購買的節奏等等,你說這種優勢誰是全産業鏈可以掌握的呢?全球沒有第二個國家,除了中國。亞馬遜掌握全球電商數據的一部分,但它的國家沒有制造,日本和德國有制造能力,但它們在全球電商的格局中幾乎沒有一點影響力。大數據和實業産生關聯和化學反應一定是下個30-50年非常牛逼的東西。

  这又是Made in China的机会,即使Made in China的一部分老板今天把工厂开到了东南亚或者其他国家,那么我认为也是Made by CHINESE的机会。传统零售业,无论在纽约的第五大道,还是日本的东京银座,抑或香港的海港城、伦敦的巴黎香榭丽舍大道、伦敦牛津街,都无法掌握消费者的大数据,拿到持续的画像,然后和实业和制造结合。这是电商的魅力,大数据的机会,更是中国的优势。 所有说的这一切,其实还没有叠加AI。如果说大数据和互联网是一盘菜的原料和作料的话,那么,AI将是一个牛逼的厨师。

  没有食材,再牛逼的厨师也无法去完成一个美味佳肴,这是美国的痛,美国的科技产业在大数据上其实受制于法律和隐私的限制很多,如刚才所述,即使拿了一点数据,它也没有产业配套很好的通过大规模制造业去实践这个厨艺,而日本和欧洲,我认为目前的背景下,他们还在大数据制造业背景下的石器时代,菜没有厨师更没准备好。 中国的AI和大数据正在结合不但对传统制造业本身带来巨大利益,也会刺激新的技术的诞生。做IT行业的人都知道,传统IT曾经有一个非常强的组合叫IOE(IBM、Oracle、EMC),这三家公司过去都很强大,所有大银行大企业几乎都必选IBM的服务器,Oracle的数据库,EMC的存储设备。但今天这种优势现象正在被一种“去IOE”的潮流所掩盖,比如,很多人都知道在美国,亚马逊和微软是他们的劲敌,但很少明白,这个技术浪潮的变化趋势中,中国也是这波互联网和大数据浪潮的受益者。

  全球云计算领域内,除了亚马逊微软之外,最具竞争力的就是阿里云、腾讯云和华为云这类公司,我相信同样在规模优势的机会下,今天的中国银行业将不必再单独组建服务器机房买IBM的设备,而是直接中国云计算公司的云计算能力即可,就像你今天需要照明不必自己在家或者工厂建一个发电站。Oracle是做数据库的,但它不一定能够适应中国每年淘宝双11的交易连接高频复杂需求和中国人春运那种买火车票的高负载,于是阿里就不得不自己出手了,2019年5月10日,据说一名叫阿里云数据库产品总监曹伟就在朋友圈转发了一篇文章——《以阿里云去IOE》,并附文:“阿里云POLARDB提供一键数据库迁移服务,如果现在想迁移过来(特别是甲骨文用户),我们的团队always stand by(永远待命)! ”在这条朋友圈下,已经有人回复:“想迁,私聊。”

  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大规模运算需求也会驱动技术的升级,让自己突破了这种升级,你就可以再服务更多类似的客户,听说铁道部新的电子票务系统的数据库设计就选择阿里云的新方案。这就是大规模需求驱动下的技术变革,这一点,也只有中国这样有10亿人口的规模市场国家才会有。 相应地,随着华为5G的出现,下一个阶段,人们对存储的需求也会发生全新的变化,大多数企业和个人客户不必再买EMC,因为速度不再是问题,云端即本地。所有服务在云端的打开是秒速,我为什么要在本地再买存储设备呢? 至于AI,只有大规模云计算成为现实,大量的数据可以在各个行业应用,各种交易的规模到达一定程度,才有新的变量的机会。

  而中国大数据和AI形成的一股新力量,训练好的模型和技术能力,已经在输出到全球,我听说一些团队拿着toG的订单,已经和国家队在服务很多第三世界国家,包括亚非拉等,这些还是在比较低调的进行ing,暂时就不直接披露详细的案例了。 在手机终端领域,目前在全球份额里面,除了三星和苹果之外,几乎所有国家的手机品牌排名前列的几乎都是中国品牌,总之无非是华为、oppo、vivo还是小米的排名不同而已,规模制造业的优势非常明显,哪怕是苹果,事实上也至少一半代表中国,它在全球的18家代工厂,其中14家就在中国。

  比如,尽管像小米这样的公司现在被很多人开始看低,但很多人不清楚的是,小米目前是印度的第一占有率品牌,在家庭终端领域,它是目前物联网(IOT)体系至少做得最好的企业之一。而在泰国,OPPO则是挤下三星,拿下了当地的第一市场份额。这就是规模经济和规模制造的优势。如果叠加这些手机背后的大数据呢?这可是每个人最重要的联网终端,你想想,它背后的云计算都是在中国企业在服务,这再次意味着,打群架的中国制造业所带来的这个经济红利,是所有的国家都非常害怕的,当然这也是我们今天的能量和power。最新的消息是,高通的全球CEO都已经明确表态承认中国在5G领域领先很多,不愿意放弃中国市场了。 这一切,美国的机会也不会再独有了,而中国是全球唯一可以与之竞争的国家,甚至还有超越的机会。这就是我们的现实,也是百年不遇的重大机遇。

  全球風險資本、民營資本和國家資本究竟累加了什麽規模創新輪動效應?

  最後再說說在資本領域,有一種說法是,資本是最聰明的,哪裏有機會就去哪裏。特朗普政府官員這幾天(9月27日)透露白宮正在討論阻止美國在中國大陸的所有投資,包括限制對中國實體的投資,甚至考慮把中概股從美國證券交易所除名,這個消息出來之後股價馬上大跌,隨機NASDAQ的亞洲區高管就出來辟謠,說他們肯定無法放棄中國市場。

  也许白宫希望华尔街彻底和中国绝缘,形成全球的二元金融。这个从政治的逻辑是可以行得通的,那么,资本也要看,这种PK的长期代价是什么?谁短痛谁长痛?是美国金融离不开中国更多一点,还是中国离不开美国的金融体系? 中国商务部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新设外资企业超过2万家,实际使用外资4783.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幅达7.2%。同时,全球跨国投资整体形势并不乐观。联合国贸发会议近期报告显示,全球跨国直接投资总规模连续三年下降,从2015年的1.9万亿美元降到2018年的1.3万亿美元,是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在此背景下,中国利用外资却保持稳中向好,6月吸引外资同比增幅高达8.5%,创今年以来单月最高。 这是一个非常惊艳的数据,也就是说,在全球经济越来越差的情况下,中国不但不算差还同比增加,全球资本对中国的青睐,无疑是深刻对比中国经济魅力给的强有力的背书。 中美的对比更显得突兀,由荣鼎咨询公司和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联合发布的《中美投资趋势》报告指出,虽受中美贸易战影响,2018年中美之间双向直接投资额大幅下降,但是美国的投资家们依然更看好中国市场,反之,美国获得的投资规模却在下降速度更快。具体的数字是,2018年,中美之间双向直接投资额为180亿美元,较上年下降约60%。

  其中,中国对美直接投资缩减至50亿美元,同比下跌83%;美国对中国直接投资从上年的140亿美元降至130亿美元,同比只下降7.1%。这里所指的直接投资主要包括投资建厂等,不包括购买股票等金融投资。 而在风险投资领域,美国对中国的投资更厉害,2018年美国企业对中国初创企业的投资几乎翻了一番,从2017年的94亿美元飙升至创纪录的190亿美元,使得中美两国之间风投资本流动达到约220亿美元,首次超过了双边直接投资总额。 业界有一种说法,中国已经形成了和硅谷一样的吸引全球风险投资的稳定趋势,每年吸引全球美元基金的规模,基本上和美国已经是1:1的关系。

  事实上,如果叠加人民币基金,还有中国各种政府支持的引导基金,我相信在下一个阶段,中国所吸引的在创新方面的这种资金投入,继续还将远远的领先全球(起码和美国是平起平坐),这就是我们的国家规模经济优势所带来的一切。资本就是喜欢规模经济,以及规模经济下所带来的接近零成本的技术复制,从中国再走向世界。 所以,我们判断认为,只要中国不出现重大的战争和其他问题,中国在当前全球化趋势下继续开放一定会越来越有利,在未来的50年100年,一定会形成和曾经美国和日本类似的在全球经济中的那种地位和竞争优势,甚至比这两者还要强大。这是我们这代中国人的机遇。

  文 | 顺顺

注易得公衆號,了解新零售更多快訊知識!

【版權提示】文 | 顺顺,本文爲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易得網絡立場得網絡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産權。未經許可,任何人不得複制、轉載、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網站的內容。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提供版權疑問、身份證明、版權證明、聯系客服QQ,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

時間 2019/10/080

上一篇:社交電商操盤手王英:研究産品的時間成本,通過賣貨變現

下一篇:社交電商美團三大業務齊發力,總市值突破4900億港元